《祁奚請老》 左傳

祁奚請老 / 祁奚薦賢

作品名:祁奚請老

出處:《左傳》

體裁:歷史散文

1原文

祁奚請老,晉侯問嗣焉。稱解狐,其讎也,將立之而卒。又問焉。對曰:“午也可①。”於是羊舌職死矣,晉侯曰:“孰可以代之?”對曰:“赤也可②。”於是使祁午為中軍尉,羊舌赤佐之。

君子之謂祁奚:“於是能舉善矣。稱其讎,不為諂;立其子,不為比;舉其偏③,不為黨。《商書》曰,‘無偏無黨④,王道蕩蕩’,其祁奚之謂矣。解狐得舉,祁午得位,伯華得官,建一官而三物成,能舉善也。夫唯善,故能舉其類。《詩》雲,‘惟其有之,是以似之’,祁奚有焉。”[1] 

2注釋

①請老:告老,請求退休

②嗣:指接替職位的人

③稱:推舉

④午:祁午,祁奚之子

⑤於是:在這個時候

⑥孰:誰

⑦赤:羊舌赤羊舌職之子

⑧諂(chan):諂媚,討好

⑨比:偏袒,偏愛

⑩偏:副職。

11黨:勾結

12蕩蕩:平坦廣大的樣子。這裡指公正無私

3譯文編輯

祁奚請求告老退休,晉悼公詢問他的繼承者。他推薦了解狐,解狐是他的冤家對頭,晉悼公正準備讓解狐接替祁奚而解狐卻死去了。悼公又問祁奚誰可接替他的職位,祁奚回答說:“我兒子祁午可以。”這時祁奚的副手羊舌職死去,晉悼公問祁奚:“誰可以接任羊舌職的職務?”祁奚回答說:“羊舌職的兒子羊舌赤就可以。”晉悼公就讓祁午當了中軍尉,讓羊舌赤為他做副手。

君子這樣評論祁奚:“在這方面能推薦優秀的人才。他推舉他的冤家,不是為了奉承討好;確立他的兒子為他的繼承者,不是為了結黨偏私;推舉他的輔佐者,不是為了樹立黨羽。《商書》裡說,‘不搞偏私結黨,統治天下的帝王之道就能至大無邊’,這正是說的祁奚了。解狐得到推薦,祁午得到了職位,羊舌赤得到官職,設立一個軍尉的官職而成就了三件事,是祁奚推薦優秀人才的結果。只有自己好,所以才能推舉他的同類。《詩經》說,‘只有自己有這種善德,才能尋找到與自己相似的人’,祁奚具有這種善德。”[1] 

4評析

此篇後人多名為“祁奚薦賢”,是說祁奚推薦官吏,能做到“外舉不避仇內舉不避親”,一直為後世傳頌。[1] 

5讀解

根據我們自己的經驗,能做到像 祁奚這樣,不管是仇人也好,還是自己的親屬、部下也好只以德行和才能作為推薦的標準,這樣的人古往今來都是少數,確實不多。假如世界上充滿了像 祁奚這種坦坦蕩蕩、不偏不黨的君子,世界將會是另一個樣子,祁奚也就失去了光彩。正因為稀少,大多數人做不到,他才成了榜樣, 才有了光彩,才讓我們稱讚。

從人們的願望來說,總希望祁奚越多越好,世界也將因此變的越來越美好。但是,希望和現實總是有差距的 ,有時甚至還會很大。一方面我們不會因為現實不如意而放棄希望;另一方面,我們也不會有了前人榜樣 ,心懷希望,從而閉目不看現實。這大概是一個永遠的結論,難以解決。

理想與現實比較起來,要虛無飄渺的多,因為我們總是腳踏實地、實實在在地感受到周圍生活的真實模樣: 人們拉幫結夥,你吹我捧,一方面膽子更大,另一方面手法更新,再加上更新的創造, 比如“炒”,比如人走茶不涼把尾巴留下。當你實實在在地面對這些東西時,能不喪氣嗎?。

我們總是在失望和喪氣中想起一句不老不新的話:前途是光明的,道路是曲折的。表面上看起來這話充滿積極樂觀的氣味,但是一想到玻璃缸裡的 金魚,就是一番滋味在心頭。

6出處

《祁奚請老》選自《春秋左傳·祁奚舉賢》[2] 

《左傳》是儒家經典之一,與《公羊傳》、《谷梁傳》合稱“《春秋》三傳”。《公羊傳》、《谷梁傳》是從政治和思想方面去解釋《春秋》,而《左傳》則從豐富的歷史材料去詮釋《春秋》。唐劉知幾《史通》評論《左傳》時說:“其言簡而要,其事詳而博。”對研究春秋史和遠古史提供了珍貴的史料。

《左傳》敘事敢於直書不諱,揭示事情的真實面貌,全書有關戰爭的文字較多,這些文字翔實生動,如晉楚城濮之戰秦晉郩之戰、齊晉鞌之戰晉楚鄢陵之戰,都有出色的敘述。善於敘事,講究謀篇佈局,章法嚴謹,都是《左傳》的獨到之處。正因為如此,它在中國文學史上也佔有重要的地位。

歷代注釋《左傳》的著作頗多,西晉大學者杜預撰《春秋經傳集解》,把《春秋》與《左傳》合為一編。唐孔穎達遵循杜預注而為疏,成為歷史上最有影響的注釋之作。清洪亮吉撰《春秋左傳詁》、劉文淇撰《春秋左傳舊注疏證》、今人楊伯峻撰《春秋左傳注》,都是比較重要的注本

《左傳》相傳是春秋末期的魯國史官左丘明所著。自劉向、裴駰、劉歆、桓譚、班固皆以《左傳》出於左丘明。唐朝的劉知幾《史通·六家》亦稱:“左傳家者,其先出於左丘明。”

7人物編輯

左丘明,姓左丘,名明(一說姓丘,名明,左乃尊稱),春秋末期魯國人。 左丘明知識淵博,品德高尚,孔子言與其同恥。曰:“巧言、令色、足恭,左丘明恥之,丘亦恥之;匿怨而友其人,左丘明恥之,丘亦恥之。”太史司馬遷稱其為“魯之君子 ”。左丘明世代為史官,並與孔子一起“乘如周,觀書于周史”,據有魯國以及其他封侯各國大量的史料,所以依《春秋》著成了中國古代第一部記事詳細、議論精闢的編年史《左傳》,和現存最早的一部國別史《國語》,成為史家的開山鼻祖。《左傳》重記事,《國語》重記言。[3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