區家麟:為甚麼流感爆發不需如沙士恐慌 (評論節錄)

網絡上看到不少圖文,把H3N2流感與2003年沙士危機比較,今季流感死亡人數已超越當年沙士同期,並質疑政府與主流傳媒淡化危機云云。

兩種病一樣有人病逝,但若要比較,宜注意兩者之不同。本人不是醫學專家,但經歷過沙士的香港人,應該還記得︰

 

**當年沙士是一個謎

當初,「沙士」,不叫沙士,是無以名之的一種「怪病」,就算後來有SARS之名,都是「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」,或「非典型肺炎」,簡單而言,爆發初期,完全不知道是什麼病,不知道病原體,只知嚴重急性非典型。傳染病爆發後一兩個月,才逐步確定是變種冠狀病毒,而且是全世界第一次發現。

 

沙士時,敵人在暗處,不知名,未見過,而病人一個一個死亡。「不知道」、「無對策」,不知最終蔓延感染多少人,正是恐懼的原因,也是全城警戒的理由。

 

**當年對冠狀病毒病理不了解

沙士爆發後一兩個月,終於查出病原體是冠狀病毒,但是,仍然不知病毒源頭、不知宿主、不肯定傳播途徑;病毒在淘大花園爆發,在一幢大廈裡傳播,也不知原因,亦沒有公認有效藥物醫治。與流感不同,沙士影響各組別年齡人士,及身體本來健康的人。

 

相反,現時的「季節性」流感,顧名思義,是季節性,幾乎年年都發生,今年疫情嚴重,尤其65歲以上組別,入院死亡率,較歷年都高,當然值得關注;但是今次敵人是「老朋友」,有藥可治,新疫苗過兩三個月就有;總體死亡率及死亡數字,暫時預測與往年最嚴重的高峰期相若。故政府與傳媒沒有以報道沙士的同樣「力度」,去關注是次嚴重流感,可以理解。

 

**當年沙士癱瘓醫療系統

當年沙士,在醫院散播,很多醫護及病人受感染及死亡,防護裝備不足,醫護人員陷入恐慌;病人眾多,醫療系統幾乎癱瘓,缺乏足夠隔離病房;嚴格的隔離政策,亦造成很多瀕死病人不能見家屬最後一面的悲劇。

 

所以,當年沙士,病毒不知名,無藥可治、醫療系統瀕崩潰、活在瘟疫蔓延時,危機不知有幾深,要以非常手段應對、隔離患者、全港停課,只嫌太遲。

 

是次流感爆發,似乎有很多人對「流感」有誤解,以為「流吓鼻水唔會死人」,或是「死咁多人不尋常」;事實上,流感一向是傳染病殺人王之一,世界衛生組織估計,每年全球有25萬至50萬人因流感死亡。2005年的流感高峰期,單在香港,推算有1100人死亡

 

單看數字,甚為驚人,但由於感染流感者眾,基數龐大,死亡率不算高。若以1968年香港型流感全球大爆發計,死亡人數近一百萬,死亡率卻低於0.1%。是次香港的流感爆發,官方公布死亡率是3%,則是以「因流感入院後死亡」的個案計算(沙士為17%),更多人感染後病徵輕微,或沒有入院,則不在此項統計數字內。而今年的爆發,65歲以上長者的入院率與死亡率,遠超過去數年的水平,長者及長期病患者特別要小心。(見衛生防護中心流感速遞

 

人命關天,每一條生命都寶貴。今年流感高峰期,預計會死六百人,甚至更多,預計會比沙士多,我們需要關注。根據衛生防護中心指示,出入人多擠逼的地方、節日聚會或空氣不流通的地方,要特別注意,尤其是長者及長期病患症等高危人士,或有呼吸道感染病徵人士,應戴口罩。平日每個人都需注意個人衛生,多洗手,少用手觸碰眼口鼻等等。(見衛生防護中心公告

 

以本人而言,保持睡眠充足,適量運動,能增強自身抵抗力,有病就不要返工返學;年近歲晚,很多打工仔加薪或花紅嚴重不足,感覺受侮辱,相信一定令病情加重,為自己好,為同事好,宜多請假。(這句是我講的)

全文: http://aukalun.blogspot.hk/2015/02/blog-post_5.html?spref=fb