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莊暴見孟子》 孟子

audio: 

莊暴見孟子

 

“莊暴見孟子”是《孟子》中的經典段落,節選自《孟子。梁惠王下》,內容以莊暴和孟子的對話為形式,闡述孟子想要告訴君主仁君應“與民同樂”、實行“仁政”的基本儒家思想。

作品原文

莊暴①見孟子,曰:“暴見於王②,王語暴以好樂,暴未有以對也。”曰:“好樂③何如?”

孟子曰:“王之好樂甚,則齊國其庶幾④乎!”

他日,見於王曰:“王嘗語莊子以好樂,有諸?”

王變乎色⑤,曰:“寡人非能好先王之樂也,直⑥好世俗之樂耳。”

曰:“王之好樂甚,則齊其庶幾乎!今之樂猶古之樂也。”

曰:“可得聞與?”

曰:“獨樂樂⑦,與人樂樂,孰樂?”

曰:“不若與人。”

曰:“與少樂樂,與眾樂樂,孰樂?”

曰:“不若與眾。”

“臣請為王言樂。今王鼓樂于此,百姓聞王鐘鼓之聲、管籥⑧(粵音「藥」)之音,舉⑨疾首蹩頞⑩(粵音「促壓」)而相告曰:‘吾王之好鼓樂,夫何使我至於此極(11)也,父子不相見,兄弟妻子離散。’今王畋獵于此,百姓聞王車馬之音,見羽旄(粵音「毛」)之美,舉⑨疾首蹩頞而相告曰:‘吾王之好田獵,夫何使我至於此極也?父子不相見,兄弟妻子離散。’此無他,不與民同樂也。

“今王鼓樂于此,百姓聞王鐘鼓之聲、管籥之音,舉欣欣然有喜色而相告曰:‘吾王庶幾無疾病與,何以能鼓樂也?’今王田獵(12)于此,百姓聞王車馬之音,見羽旄(13)之美,舉欣欣然有喜色而相告曰:‘吾王庶幾無疾病與,何以能田獵也?’此無他,與民同樂也。今王與百姓同樂,則王矣!”

注釋譯文

字詞注釋

①莊暴:人名,即下文提到的的莊子。

②見于王:被齊王召見或朝見齊王。

③樂:《說文》:“五聲八音總名。”《》曰:“雷出地奮豫,先王以作樂崇德。”《禮記·樂記》:“先王之所以飾喜也”“天地之和”“德之華也”。可見,古代的樂是為了身心合德而作。音樂是道德感情的心聲,也是回歸天地萬物和諧境界的途徑。

④庶幾:差不多。朱熹《集注》雲:“近辭也,言近於。”,這裡指“差不多治理好了,有希望了”。

⑤變乎色:改變了臉色。朱熹《集注》雲:“變色者,慚其好之不正也。”趙注則說是宣王惱怒莊暴把他“好樂”的事告訴孟,色:臉色子。

⑥直:不過、僅僅。

⑦獨樂樂:獨自一人欣賞音樂快樂。前一個“樂(yuè )”欣賞音樂 名詞 後一個快樂作動詞用,以下幾句類似的句子同。

⑧鐘鼓之聲,管籥(yuè)之音:這裡泛指音樂。管,籥,兩種管樂器,前者跟笛子相似,後者似是排簫的前身。

⑨舉:皆、都。

⑩疾首蹙頞(cù è):形容心裡非常怨恨和討厭。疾首,頭痛。蹙頞,皺眉頭。頞,鼻樑。

(11)極:《說文》:“棟也。”《通訓定聲》按:在屋之正中至高處。引申為極致,極端。

(12)田獵:在野外打獵。在春秋戰國時代,這是一項帶有軍事訓練性質的活動。由於它要發動百姓驅趕野獸,各級地方官員都要

準備物資和親自參與,所以古人主張應該在農閒時候有節制地舉行,以免擾亂正常的主產秩序。

(13)羽旄:古代軍旗的一種,用野雞毛,犛牛尾裝飾旗杆。旄,犛牛尾。

全文解釋

莊暴進見孟子,說:“我被大王召見,大王告訴我(他)喜好音樂的事,我沒有話應答。”

接著問道:“喜好音樂怎麼樣啊?”

孟子說,“大王如果非常喜好音樂,那齊國恐怕就治理得很不錯了!”

幾天後,孟子在覲見齊王時問道:“大王曾經和莊子談論過愛好音樂,有這回事嗎?”

齊王臉色一變,不好意思地說:“我並不是喜好先王清靜典雅的音樂,只不過喜好當下世俗流行的音樂罷了。

孟子說,“大王如果非常喜好音樂,那齊國恐怕就治理很不錯了!在這件事上,現在的俗樂與古代的雅樂差不多。”

齊王說:“能讓我知道是什麼道理嗎?”

孟子說:“獨自一人欣賞音樂快樂,與和他人一起欣賞音樂也快樂,哪個更快樂?”

齊王說:“不如與他人一起欣賞音樂更快樂。”

孟子說:“少數人一起欣賞音樂快樂,多數人一起欣賞音樂也快樂,哪個更快樂?”

齊王說:“不如與多數人一起欣賞音樂更快樂。”

“請讓我給大王講講什麼是真正的快樂吧!假如大王在奏樂,百姓們聽到大王鳴鐘擊鼓、吹簫奏笛的音聲,都愁眉苦臉地相互訴苦說:‘我們大王喜好音樂,為什麼要使我們這般窮困呢?父親和兒子不能相見,兄弟和妻兒分離流散。’假如大王在圍獵,百姓們聽到大王車馬的喧囂,見到華麗的儀仗,都愁眉苦臉地相互訴苦說:‘我們大王喜好圍獵,為什麼要使我們這般窮困呢,父親和兒子不能相見,兄弟和妻兒分離流散。’這沒有別的原因,是由於不和民眾一起娛樂的緣故。

孟子說:“假如大王在奏樂,百姓們聽到大王鳴鐘擊鼓、吹蕭奏笛的音聲,都眉開眼笑地相互告訴說:‘我們大王大概沒有疾病吧,要不怎麼能奏樂呢?’假如大王在圍獵,百姓們聽到大王車馬的喧囂,見到華麗的旗幟,都眉開眼笑地相互告訴說:‘我們大王大概沒有疾病吧,要不怎麼能圍獵呢?’這沒有別的原因,是由於和民眾一起娛樂的緣故。

“ 假如大王能和百姓們同樂,那就可以成就王業,統一天下。”

主題思想

本文就君王“獨樂樂”還是“與人樂樂”的問題反復論證,闡明了要取得天下(即「王」(音「旺」,以王道取得天下歸順)就必須得民心,“與民同樂”體現了孟子的民本思想。他善於抓住齊王心理,逐步將對方的思想引上自己鋪設的軌道,使本文獨具特色,顯示了孟子高超的論辯藝術。在論證過程中,突出地運用了對比法,孟子為齊威王形象地描繪出“與民同樂”和“不與民同樂”兩種截然不同的後果,把抽象的道理鮮明具體地呈現于齊王面前,產生了不容辯駁的邏輯力量。

作品鑒賞

孟子長於言辭,在辯論中經常設譬,以小喻大,邏輯性很強,有極強的說服力;其文氣勢磅礴,筆帶鋒芒,又富於鼓動性,對後世散文有很大的影響。文章由敘入議,先通過莊暴和孟子的問答引出話題:“好樂何如”,然後敘述孟子如何就這個話題因勢利導地勸說齊王要“與民同樂”。文章圍繞著“音樂”這一話題,闡明不“與民同樂”就會失去民心,而“與民同樂”就會得到民心、統一天下的“王道”思想。

這篇對話體議論文,通過孟子與齊王的對話顯示了孟子高明的論辯藝術。

1、循循導入,借題發揮。

作者並不是開門見山地把自己的論點擺出來,而是巧妙地運用對話的方式,在談話中自然地轉換話題,借題發揮,從齊王好樂切入,歸結到與民同樂的主旨上。在與莊暴的談話中,孟子只有一句話“王之好樂甚,則齊國其庶幾乎”,點出了齊王好樂與齊國政治的關係這個論題,但未加論述。在與齊王談話中,孟子又從好樂切入,巧妙地重提論題,然後與齊王兩問兩答,從談話氣氛和思想感情上把齊王引導到自己的論題上後,孟子才進入自己的談話主題。

2、對比和重複。

本文寫國君是否與民同樂,人民的不同感受,造成的不同政治局面,運用的是對比方式。兩段話在內容上是對立的,但語言上既有相對之句(如“舉疾首……相告”和“舉欣欣……相告”),又有重複之語(如“今王鼓樂……之音”和“今王田獵……之美”)。這樣論述,就強調了國君同樣的享樂活動,引起人民不同的感受,形成不同的政治局面,原因只在於是否與民同樂,從而突出了論題。

3、生動形象的議論語言。

本文雖是議論文,語言卻很生動形象,如寫齊王的“變乎色”,寫老百姓“疾首蹙頞”“欣欣然有喜色”等。孟子在正面論述自己觀點時,完全沒有用枯燥的說教,而是通過兩幅圖畫,生動自然地得出結論。

4、因利勢導,論辯靈活

孟子見到齊王就“好樂”的事向齊王發問。齊王對“樂”的意義並不理解而覺理虧,因而“變乎色”,忙拿“直好世俗之樂”來作托詞,不料孟子卻抓住齊王的心理,因利勢導,借題發揮,轉換內容,把“好樂”與治國聯繫起來,引起齊王的興趣,緩和了談話的氣氛。此時孟子提出“今之樂猶古之樂”,表現了論辯的靈活性。而後的兩個問題“獨樂樂,與人樂樂”“與少樂樂,與眾樂樂”引導齊王將談話的話題引入自己的軌道,逐步明確自己的“與民同樂”的政治主張。

道理主旨

這則故事中,孟子主要想要告訴君主:仁君應“與民同樂”,實行“仁政”。全章以音樂為題,說明不與民同樂就會失去民心;與民同樂就會得到民心,統治天下。這「與民同樂」與儒家禮樂治天下的思想是一致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