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諫逐客書》 李斯

《諫逐客書》   李斯

秦宗室大臣皆言秦王曰:「諸侯人來事秦者,大抵為其主遊閒於秦耳,請一切逐客。」李斯議亦在逐中。斯乃上書曰:

臣聞吏議逐客,竊以為過矣。

秦國的宗室、大臣向秦王進言︰「諸侯各國的人前來投效秦國,大多只為他們自己的主子在秦國游說、做間碟罷了,請把他們趕走。」李斯也在被逐的名單上。李斯於是上書說︰

微臣聽說官員提議驅逐客卿,我大膽認為這是錯的。

 

昔穆公求士,西取由余於戎,東得百里奚於宛,迎蹇叔於宋,求丕豹、公孫支於晉。此五子者,不產於秦,而穆公用之,并國二十,遂霸西戎。孝公用商鞅之法,移風易俗,民以殷盛,國以富強,百姓樂用,諸侯親服,獲楚、魏之師,舉地千里,至今治強。惠王用張儀之計,拔三川之地,西并巴、蜀,北收上郡,南取漢中,包九夷,制鄢郢,東據成皋之險,割膏腴之壤,遂散六國之從,使之西面事秦,功施到今。昭王得范雎,廢穰侯,逐華陽,彊公室,杜私門,蠶食諸侯,使秦成帝業。此四君者,皆以客之功。由此觀之,客何負於秦哉!向使四君卻客而不內,疏士而不用,是使國無富利之實,而秦無強大之名也。

昔日秦穆公訪求賢士,西邊從戎族得到由余,東邊從宛地得到了百里奚,在宋國迎來蹇叔,在晉國招來丕豹和公孫支。這五位賢士,都不在秦國出生,可是穆公重用他們,結果吞併了二十個小國,稱霸西戎。秦孝公採用商鞅變法,轉變風氣、習俗,人民因而繁盛,國家因而富強,百姓樂於為國家效力,諸侯各國歸附聽命,大敗楚、魏兩軍,攻取了千多里的土地,國家至今還享有太平強盛的效果。秦惠王採用張儀連橫之計,攻佔了韓國三川之地,西邊吞併了巴蜀、北面取得了上郡,南面奪取了漢中,併吞了九夷之地,控制了鄢、郢,東面佔領了要塞成皋,取得了大片肥沃的土地,瓦解了六國的合縱,令他們都向西臣服秦國,功效一直延至今天。秦昭王得到了睢范,罷免了穰侯,驅逐了華陽君,增強了中央統治者的權力,杜絕了其他利益集團,蠶食諸侯的疆土,使秦成就帝業。這四位君主,都得力於外來人才的貢獻。由此看來,外來人才有什麼對不起秦國的地方?假如這四位君主拒絕客人而不接納,疏遠人才而不任用,這就使秦國沒有了富強的實益,而秦國也不會有強大的威名。

 

今陛下致昆山之玉,有隨、和之寶,垂明月之珠,服太阿之劍,乘纖離之馬,建翠鳳之旗,樹靈鼉(音舵)之鼓。此數寶者,秦不生一焉,而陛下說之,何也?必秦國之所生然後可,則是夜光之璧不飾朝廷;犀象之器不為玩好;鄭、衛之女不充後官,而駿馬駃騠不實外;江南金錫不為用,西蜀丹青不為采。所以飾後官、充下陳、娛心意、悅耳目者,必出於秦然後可,則是宛珠之簪、傅璣之珥、阿縞之衣、錦繡之飾不進於前。而隨俗雅化,佳冶窈窕,趙女不立於側也。夫擊甕叩缶彈箏搏髀而歌呼嗚嗚快耳目者,真秦之聲也;鄭衛桑間、韶虞武象者,異國之樂也。今棄擊甕而就鄭衛,退彈箏而取韶虞,若是者何也?快意當前,適觀而已矣。今取人則不然,不問可否,不論曲直,非秦者去,為客者逐。然則是所重者在乎色樂珠玉,而所輕者在乎人民也。此非所以跨海內、制諸侯之術也。

現在陛下有崑崙山的美玉、隨侯珠、和氏璧,掛著明月珍珠,佩帶著太阿寶劍,乘坐的是纖離名馬,豎立的是飾有翠鳳羽毛的旗,架上是靈鼉的皮鼓。這些寶物,沒有一種是秦國生產,而陛下卻很喜歡它們,為什麼呢?如果一定要是秦國出產的才可用,那麼夜光寶玉就不能在秦廷裡作為裝飾。以犀角、象牙雕成的器皿不能成為玩好之物。鄭、衛二地的美女不能充滿後宮,北方的良驥寶馬不能養在馬房中,江南的金錫、西蜀的顏料不能使用。如果所有裝飾後宮的姬妾、所有提供娛樂的事物都一定要產自秦國,那麼宛珠造的髮簪,各種形狀的珠玉耳環,山東阿地的白絹,和其他華麗的裝飾,都不能呈獻到陛下面前;而隨著時尚而打扮得端正漂亮、嬌艷動人的趙國美女,也不會在陛下身旁侍候。秦國的地道音樂是敲打瓦器、彈彈竹箏、拍拍大腿和嗚嗚呼呼地歌唱,它們聽來也很爽快;來自鄭、衛、桑間例如《照虞》、《武象》等樂曲,都是外國的音樂。如今陛下拋棄秦國地道敲擊瓦器的音樂,而偏好鄭、?的音樂,不要秦箏而選擇《照虞》,這是為什麼呢?因為這樣才快意、才好看。但是陛下對用人卻不是這樣,不問才能高低,不管為人是否可靠,凡不是秦國人便要離開,所有外來者都要驅逐。照這樣推論,陛下所看重的只是珠玉聲色,所輕視的卻是人民。這並非用來統一天下,征服諸侯的方法。

 

臣聞地廣者粟多,國大者人眾,兵強則士勇。是以泰山不讓土壤,故能成其大;河海不擇細流,故能就其深;王者不卻眾庶,故能明其德。是以地無四方,民無異國,四時充美,鬼神降福。此五帝三王之所以無敵也。今乃棄黔首以資敵國,卻賓客以業諸侯,使天下之士退而不敢西向,裹足不入秦,此所謂「藉寇兵而齎盜糧」者也。

微臣聽說地域廣闊的,米糧才會豐富;國家強大的,人民才會眾多;兵器精良的,戰士才會勇敢。所以,泰山不排斥土壤,所以能這麼高大;河海不揀擇溪流,所以能這樣深廣,稱王的人不把各地的群眾排拒在外,所以能發揮他的影響力。所以,土地不分東西,人民不論國籍,四季都富裕豐足,鬼神也會來降福。這正是五帝、三王無敵的原因啊﹗如今陛下拋棄百姓,將人民給予敵國,排拒賓客,將人才讓給其他諸侯,致使天下人才卻步,不敢西向秦國,這不就是把糧食帶給強盜,把武器借給敵人嗎﹗

 

夫物不產於秦,可寶者多;士不產於秦,而願忠者眾。今逐客以資敵國,損民以益讎,內自虛而外樹怨於諸侯,求國之無危,不可得也。

東西並非產於秦國,可當作寶物的卻很多,人才並非生在秦國,願意對秦忠心的卻很多。現在驅逐客卿而幫助敵國,減少本國人口而增加敵人的實力,結果在內使自己虛弱,在外又增加了怨恨而去、反過來幫助其他諸候的人,這樣,想國家不陷於危境是辦不到的啊﹗

 

秦王乃除逐客之令,復李斯官。

秦王於是廢除逐客的命令,恢復了李斯的官職。

 

註釋

言︰進言。

閒︰通「間」。

穆公︰秦穆公,春秋五霸之一。

由余︰西戎人,後來歸秦,得到秦穆公的禮遇,用其謀伐戎,益國十二,開地千里。

百里奚︰楚國宛人,曾在虞國任職,不被信用。虞亡後被晉獻公作為陪嫁的奴隸隨同往秦,後從秦逃回宛。秦穆公聽說他很賢能,以五張羊被贖取,任為相國。

蹇(音件gin2)叔︰百里奚的朋友,岐州人,經百里奚向穆公推薦,把他從宋國請去,禮聘為上大夫。

丕豹︰晉國大臣丕鄭之子,父親被晉惠公殺後逃到秦國。秦穆公任命他大將攻晉,得晉八城。

三川︰黃河、洛水、伊水。

從︰合縱。

內︰同「納」字。

隨、和之寶︰隨侯珠、和氏璧。隨是古代國名。傳說隨侯曾救了一條大蛇,大蛇於是銜了一顆大寶珠報恩。卞和是楚國人,在山中得到一塊玉璞,兩次獻給楚王,均被認為是假冒的,先後被砍去兩腳。楚文王時,他抱玉哭於荊山,文王命人剖玉,果然得到美玉,稱為和氏之璧。

太阿︰寶劍之名,據說由干將所鑄。

纖離︰駿馬名。

翠凰之旗︰用翠凰的羽毛為裝飾的旗幟。

靈鼉(音舵)之鼓︰用鱷魚皮蒙的鼓。

說︰同「悅」字。

鄭、衛之女︰泛指諸侯各國的美女。

駃騠(音訣題)︰北方的名馬。

下陳︰君主寶座之下作為他種種享用的東西。

宛珠︰宛地所生產的珠。

傅璣︰傅同「附」字,璣解作不圓的珠子。

珥︰耳上的裝飾品。

趙女︰趙國的女子,古稱趙燕二國多美女。

甕︰瓦器,秦國用作當做樂器。

缶(音否)︰瓦器,秦國用作當做樂器。

搏髀︰拍擊大腿來打拍子。

讓︰拒絕。

黔(音鉗)首︰百姓。

資︰給予。

業︰作動詞用,幫助

齎(音擠)︰送東西給人。

 

★★《諫逐客書》之賞析

1.出處:《史記》中的《李斯列傳》

2.寫作時間:秦王政十年(嚴格地說,這是一篇戰國末年的作品(秦王政二十六年統一天下並稱始皇帝,建立秦朝)

3.寫作源起:

  • 楚材晉用(借用客卿之才能),這在戰國時期是很普遍的現象。
  • 秦國宗室貴族借韓國派水工鄭國遊說秦王修築灌溉用渠(即後來的鄭國渠),陰謀消耗秦國力量這一事件,請秦王驅逐一切客卿。此議被秦王採納,結果李斯也在被逐之列。在被逐途中,李斯寫下了這篇諫逐客書。

4.體裁:

  • 李斯呈獻給秦王政的一個奏章。
  • 書,亦可稱為上書(古代人臣向君主稟告事情,呈奉文書,稱之為上書。

5.論點:

  • 這篇奏章從『跨海內』、『制諸侯』的戰略角度,也就是從「秦統一六國」這個戰略問題,深刻地分析了「逐客」的錯誤和危害。
  • 提出了廣納賢才的主張,說明不分地域,不分國別,以寬廣的胸襟去招攬人才,才能成就帝業的道理。

6.結果:

  • 李斯這個奏章打動了秦王的心,使秦王讀了之後,終於決定取消逐客令,並派人將李斯追回,復其官,用其謀,遂兼併天下,稱霸諸侯。

 

※文章結構分析

◎文章開頭精警:「臣聞吏議逐客,竊以為過矣。」寥寥幾個字,即將全文的中心觀點籠括無遺。

分析(下令逐客,本是秦王發布的,而李斯卻說:「吏議逐客」。一方面為秦王作了開脫,免使自己陷身於直斥君王、逆批龍鱗的險境;另一方面也為秦王納諫改過,收回成命鋪墊了臺階,顧全了面子。

 

◎第二段列舉四位秦君(穆公、孝公、惠王、昭王)用客卿成功的史實來說明任用客卿對秦有利,暗示逐客之非。

1.秦國宗室大臣建議秦王趕走客卿(吏議逐客)的理由

  • 論點(客卿在秦做事,並非真心真意為了秦國,而是來進行挑撥離間的
  • 事件(像韓國派水工鄭國來秦國修築灌溉用渠(即後來的鄭國渠),陰謀消耗秦國力量即是一例

2.正面論述:說明客卿對於秦國的發展做出了巨大貢獻,指出客卿並不負秦。

  • 李斯要駁倒秦宗室大臣的言論,就勢必要舉出來「客卿有功於秦」的一些史實
  • 從秦國幾百年、二十餘君的大量史料中,精選出最有作為、最有成就的四位國君
  • 此四君者,皆以客之功:

。繆公(昔繆公求士,西取『由余』於戎,東得『百里奚』於宛,迎『寨叔』於宋,來『丕豹』、『公孫支』於晉。此五子者,不產於秦,穆公用之,并國二十,遂霸西戎。

。孝公(用『商鞅』之法,移風易俗,民以殷盛,國以富彊,百姓樂用,諸侯親服,獲楚魏之師,舉地千里,至今治彊。

。惠王(用『張儀』之計(連橫),拔三川之地,西并巴蜀,北收上郡,南取漢中,包九夷,制鄢、郢,東據成皋之險,割膏腴之壤,遂散六國之從(合縱),使之西面事秦,功施到今。

。昭王(得『范雎』,廢穰侯,逐華陽,彊公室,杜私門,蠶食諸侯,使秦成帝業。

3.反面論證:由此觀之,客何負於秦哉?向使四君卻客而不內,疏士而不用,是使國無富利之實,而秦無彊大之名也。

  • 納客、求士(證明了納客的獲利:此四君(穆公、孝公、惠王、昭王)者,皆以客之功,使秦成帝業
  • 卻客、疏士(證明了逐客的謬誤:將使「國無富利之實」、「秦無強大之名」

 

◎第三段是從歷史的檢驗轉入眼前事實的驗證,抓住秦王愛好聲色珍寶的心理特徵,以物品來比喻人(類推),進一步說明「逐客」這件事是十分錯誤的。

1.重「物」:指出秦王對聲色珍寶的酷愛及收藏(所重者在乎色樂珠玉

  • 先寫「珍寶、美女」,又列舉鄭衛和趙女充後宮、立君側的事實

。非秦所產(此數寶者,秦不生一焉)(崑山之玉、隨和之寶、明月之珠、太阿之劍、纖離之馬、翠鳳之旗、靈鼉之鼓

。不為秦國所生(夜光之璧、犀象之器、鄭衛之女、駿良駃騠、江南金鍚、西蜀丹青

。不出於秦(宛珠之簪、傅璣之珥、阿縞之衣、錦繡之飾、佳冶窈窕之趙女

  • 然後又用「音樂」作喻

。真秦之聲(夫擊甕叩缶,彈箏搏髀、而歌呼嗚嗚快耳者也。)

。異國之樂(鄭衛、桑間、韶康、武象者也。)

。選擇標準:快意當前,適觀而已矣

。選擇方式:擊甕叩缶(秦之聲)而鄭衛(異國之樂),退彈箏(秦之聲)而韶虞(異國之樂)

2.輕「人」:「今取人則不然,不問可否,不論曲直,非秦者去,為客者逐。」(而所輕者在乎民人也)

  • 昔之秦君:重視異國之才的作為:此四君(穆公、孝公、惠王、昭王)者,皆以客之功,使秦成帝業
  • 今之秦王:驅逐一切客卿離開秦國

3.危害:「此非所以跨海內、制諸候之術也。」(最具說服力)

  • 重「人」輕物:重視異國之才的作為:此四君(穆公、孝公、惠王、昭王)者,皆以客之功,使秦成帝業
  • 重「物」輕人:驅逐一切客卿離開秦國:秦王政在未來將可能無法成就帝業,統一天下

(說服秦王「放棄逐客」之技巧(所言者皆處處為秦國設想,處處替秦王代謀,而且抓住秦王急於成就帝業的心理,反覆說明逐客對成就帝業大為不利,宇字句句說到秦王心坎上,使其深受感動,以撤銷逐客令。)

 

◎第四段從一般顯而易見的常理來論證「逐客之弊」與「納客之利」

1.一般顯而易見的常理

「地廣則粟多,國大則人眾,兵強則士勇」國家富強之三要素

「泰山不讓土壤,故能成其大;河海不擇細流,故能就其深;王者不卻眾庶,故能明其德」有容乃大

2.逐客與納客之利弊

  • 逐客之弊(違背常理):棄黔首以資敵國,卻賓客以業諸侯,使天下之士,退而不敢向西,裹足不入秦,此所謂藉寇兵而齍盜糧者也
  • 納客之利(合於常理)(地無四方,民無異國,四時充美,鬼神降福(五帝、三王之所以無敵,正在於接納四方之民的歸附,兼用異國之才,可成就帝王之業

3.以歷史上的五帝、三王與秦王政做對比→今昔之對比

昔:五帝、三王 接納四方之民的歸附,兼用異國之才(王者不卻眾庶)成就帝王之業,天下無敵

今:秦王政驅逐客卿致國困危,與五帝、三王的做法背道而馳,根本無法成就帝王之業

 

 

◎第五段為李斯對全文的總結

1.對「物」的標準(夫物不產於秦,可寶者多

2.對「人」的標準(士不產於秦,而願忠者眾

3.逐客的錯誤(逐客以資敵國,損民以益仇,內自虛而外樹怨於諸侯(致國困危(求國無危,不可得也)

4.秦王逐客之舉,本因「鄭國事件」而生,但(諫逐客書)卻不去就事論事,而是從秦國「跨海內,制諸侯」的戰略高度去看問題

 

※對比手法之運用

1.昔今對比:穆公、孝公、惠王、昭王(昔)(秦始皇(今)

2.物人對比:所重者在乎色樂珠玉(重物)(所輕者在乎民人也(輕人)

3.賢愚對比:五帝、三王接納四方之民的歸附,兼用異國之才(賢)(秦始皇驅逐客卿(愚)

4.敵我對比:逐客以資敵國,損民以益仇(敵)(內自虛而外樹怨於諸侯(我)